夜色已深。

沈兰若匆匆回到幽兰苑,顺手脱掉外套,雪薇连忙接过去挂好,开始铺床。夏儿、冬儿赶紧去打热水伺候她沐浴洗漱。

沈兰若取出方才收到的那个漆盒,打开看了看,有十来两银子,还有碎银若干。看起来像是多年积蓄。

但在银子下面,压着一张折叠起来的纸。

沈兰若取出打开一看,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字。

心里“咯噔”一声,这肯定非同小可!

正要仔细阅读,忽然听到门帘一响,有熟悉的脚步声传来。

谢书黎!

沈兰若赶紧把纸一叠,揣进怀里,随手把漆盒盖上,塞进枕头下。

然后倚靠着床栏,昏昏欲睡。

“夫人可睡下了?”

谢书黎说着,便走进来,挨着沈兰若在床上坐下,没事人一样搭话。

“夫人下午出去了好久,可见了些什么有趣的?”

“没什么有趣的。”沈兰若冷哼一声,往旁边稍稍,不动声色地远离他。

谢书黎看着身边蓦然空出来的一寸距离,讪讪笑了笑:“夫人是不是还在为那条珍珠项链的事生气啊?

说着亲昵地抚上她的鬓发:“都是马上要当主母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小女儿脾气呢?”

沈兰若默默翻了个白眼,这嘴脸,自以为自己是个多情公子,女人都会为他心动吗?

“侯爷深夜前来,有什么事吗?”

谢书黎听着这声音清清淡淡的,再看沈兰若此时身着素色中衣,表情慵懒又冷淡,烛火映衬下,更显得她肤白胜雪,五官出众

与他所见过的那些女子都不一样,有一种空谷幽兰的气韵。不枉自己把她算计到手了。

“为夫没事就不能来了吗?我来看看你不行吗?”

“侯爷想做什么,当然没有人敢阻止。”沈兰若表情还是冷冷的,“侯爷现在看到我了,可以请回了。”

谢书黎:……

想了想,厚着脸皮蹭过去:“听说锦瑟出事了,夫人方才为她施针很久,才令她脱离了危险。夫人现在肯定累了吧?为夫替你捏捏肩膀。”

说着,就轻轻地揉捏起来。

他惯会做小伏低讨女人欢心。

沈兰若没有推拒,随他捏着。

过了一会儿,谢书黎状似无意提起:“昨儿你说要改的那个金步摇,改得怎么样啦?”

沈兰若下意识朝外衣那看了一眼,随即淡淡说道:“还没好呢!哪有那么快?”

“这样啊!”谢书黎把她的表情收在眼里,随口搭了一句,“可别误了表妹的生辰。”

“对了,侯爷不是说送我条项链么?”沈兰若眼睛突然亮起来,仿佛带着期待,“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谢书黎一愣,这才想起来,下午为了哄她把那条珍珠项链让给柔儿,好像是说了这么一句。

可他就是随口说说啊,哪想到沈兰若居然记下了。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宠妾灭妻?主母携权宦炸翻侯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游小说只为原作者雨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竹并收藏宠妾灭妻?主母携权宦炸翻侯府最新章节第27章 金步摇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