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嘛……”沈兰若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怎么了?”许氏脸一沉。

“母亲有所不知,这个碧玉童子像之前就和娘说好了,给弟弟做生辰贺礼。弟弟也很喜欢,一早就看上了。年年过生日都会给他准备礼物,唯独今年我出嫁了。

“娘说咱们商户人家,自知地位轻微,这种小事不敢麻烦侯府,就先自己准备好了。要是早知道母亲要用,我就不与娘说了。”

“这样么……”许氏不满地皱眉,“你不能换个东西给你弟弟吗?”

沈兰若微微一次:“母亲是打算亲自给我弟弟准备贺礼吗?”

“这……”许氏顿时语塞。

她当然不想出自己的钱!

可是拿走了别人的东西,换一个不如之前的,岂不是递话柄给别人,叫人家看轻侯府么?

何况对方还是她一直看不起的商户。

要是送一个更好的,那得费多少钱?连沈兰若这种人傻钱多的都说没有更好的了。

沈兰若一看许氏这纠结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她就是拿准了许氏既要又要的性子,既要贪她的嫁妆花个爽,又要落个好名声,不能叫别人看轻了去。

“母亲,我看不如这样吧。”沈兰若装作思考了一番,勉为其难地开口,“我弟弟一个商户子弟,要这贵重的玉像也折煞他了。不如请母亲卖个面子,跟顾大儒说说,把我弟弟送进白鹿书院读书。这样的话,就算什么贺礼都不准备,娘也一定会开心的。”

顾大儒,本名顾鸿浚,曾是太子太傅,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他退休后和几个朋友一起,开办了白鹿书院。

一时间,京城望族人头涌动,大家都争着把自己的子弟送去读书。

开玩笑,那可是顾大儒!

沈家是商户,商户之子不得参加科举。要想入仕,只能靠当今名流引荐,才能获取破格录用的机会。

沈兰若反思前世家族悲剧,发现沈家的商户身份实在是被动,这些个权贵随随便便就能打压他们。

这辈子,她不但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也要改变家族命运。给弟弟沈清铺一条仕途路子,便是最好不过的打算。

上辈子她瞎了眼,花了巨量的银钱在谢书黎和谢济安身上,硬是把这两个平日里游手好闲、看到书就头疼的废物砸成了科举高中。

这辈子她要投资自己的亲弟弟。沈清从小就乖巧懂事,努力肯上进,读书未必不如谢书黎。

当然,她选择顾大儒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顾大儒为人正派,不慕权势。沈清在他的书院读书,才不会被那些纨绔子弟欺负。

“母亲,这主意如何?”沈兰若好整以暇地看着许氏。

反正不管怎么选,她都不会亏。

上辈子她真是蠢透了,那么多嫁妆白白花出去了,毛都没捞到一根,还把娘家也搭了进去。

许氏脸色还算平静,旁边的刘嬷嬷一直默默看着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宠妾灭妻?主母携权宦炸翻侯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游小说只为原作者雨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竹并收藏宠妾灭妻?主母携权宦炸翻侯府最新章节第27章 金步摇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