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书黎表情僵了僵,耐着性子说:“总不能一直让母亲操劳啊!她毕竟岁数大了,这个家早晚得叫你担起来。”

沈兰若一脸无所谓:“那就等早晚的时候再说吧!”

“这……”谢书黎面露尴尬,这天快聊不下去了。

一旁的锦瑟一直在打量他,见没有异样,想着自己先前说的话应该没有被听到,便放下心,笑着打圆场道:“侯爷也真是,兰姐姐才刚进来两天,就给人家压这么重的担子,这可怨不得兰姐姐不敢接呢!”

“是了,是我太着急了。”谢书黎笑着接过话头,“你这两天可还好?”

锦瑟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嘴上却规规矩矩说道:“托侯爷的福,妾身一切都好。”

沈兰若笑笑:“锦瑟妹妹拜堂当晚就受了惊吓,还受了伤,侯爷有空可得多去去她那儿,好生关照。”

听了这话,谢书黎笑容一僵,心里莫名有些空落。顿了顿说:“这是自然。那你呢?你难道不希望我多来看你?”

沈兰若低下头掩住眼底的厌恶:“妾身身体不适,不想扰了侯爷兴致。”

“昨天就听你说身体不适,是哪里不好?有什么需要的,跟我说一声,我马上叫人去弄。”谢书黎满眼透着真诚的关心。

要不是知道他的真面目,还真被忽悠了去。

沈兰若不冷不热地道了谢,两人又没话说了。

沉默了一阵子,谢书黎轻咳两声缓解尴尬:“夫人,听说你把嫁妆库房锁上了?”

“是啊!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大家都是一家人,上锁,显得太小气了吧?难道堂堂侯府,还有人偷你东西不成?”

沈兰若冷笑:“那可说不准。又不是人人都像侯爷这般高风亮节,总有些有娘生没娘教的,看见好东西就眼馋,巴巴地往自己怀里划拉,贱得很呐!”

一听到“有娘生没娘教”,谢书黎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

骂谁呢?

他干笑两声:“夫人这疑心病也太重了吧?说到底,还是没把这里当成家!”

“疑心病?”沈兰若觉得好笑,“我那嫁妆昨天才抬进来的,今儿去看,就少了好些呢!偏偏少的还都是些金贵小巧的东西。这要是不上个锁约束下,以后京城到处都传侯府闹贼,可不好听啊!”

“啊?不会吧?”谢书黎一脸惊讶,“东西那么多,别是放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没找着吧?”

沈兰若看着他这副表情,心想演得可真像啊!不当戏子可惜了。

“呵!拿着嫁妆单子一件一件对的,怎么会错?侯爷若不信,去找看库房的丫鬟婆子们问问就知道了。”

“这样啊!”谢书黎脸上尴尬的笑都快撑不住了,“那兴许是谁一时急着用,借去了吧!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你的我的,太见外了!”

“侯爷真是大方。”沈兰若笑得无辜,“想必侯爷很舍得自己的东西咯?”

“那当然!”谢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宠妾灭妻?主母携权宦炸翻侯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游小说只为原作者雨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竹并收藏宠妾灭妻?主母携权宦炸翻侯府最新章节第27章 金步摇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