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嘛……”谢书黎面露尴尬,解释道,“昨晚兰儿身子不适,孩儿便宿在书房。半夜,忽见一女子探进来,烛光下看得不大清楚,孩儿就……就……”

“原来如此!”许氏冷哼一声,“想不到这锦瑟还有几分心机,倒是小瞧她了!”

一定是昨晚自己的人下手,被她发现了,她转而勾搭上儿子,想借此保命。

胆子倒不小!

还想当姨娘,呸!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

“来人!”许氏厉声道,“上家法!一个丫鬟,不本本分分做事,倒学会爬床了!”

“啊?”谢书黎很不赞同,“母亲,区区一个丫鬟,何必这样大动干戈?要是传出去了,咱们侯府脸上可不好看。”

“你!”许氏气得指着他鼻子,“我看你是色令智昏!”

沈兰若冷眼旁观,看样子,谢书黎还不知道许氏派人做掉锦瑟的事。

也是,这种后宅阴私,许氏向来是不舍得她的宝贝儿子沾染的。

谢书黎垂下头,脸上颇有些不高兴。

“儿啊,”许氏顿时心软了,“为娘这都是为你考虑啊!再过小半年,科举殿试就开始了。你上回就没考上,要是这次再没考上,又要等三年。最近得把心思都用在读书上,别被这些丫鬟耽误了精力!”

科举!沈兰若猛然想起,前世自己为了扶持这位好夫君,可是砸了大把的银两请太学院的大儒来指点。

这辈子,自己可不会再花冤枉钱了!倒要看看,这位整天游手好闲一翻书就头疼的侯爷,能考成个什么样?

“孩儿谨遵母亲教诲。”谢书黎勉强说完,直接沉默了。

锦瑟恰好沏好茶走过来,听见许氏要对她动用家法,小脸一白跪在地上,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求救似的看向沈兰若。

沈兰若不动声色比了个手势。

锦瑟会意,“咕咚”一声直挺挺往后倒去,刚换上的茶具又一次摔了个粉碎。

许氏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啊!”沈兰若适时尖叫一声冲过去,“锦瑟妹妹,你怎么了?母亲,锦瑟妹妹好像晕过去了!肯定是昨夜受了伤见了红,现在还虚弱着呢!”

说着转向谢书黎:“侯爷,还不快去叫大夫!侯府的血脉可不容有失!”

许氏一怔,下意识出言阻止:“不可!”

谢书黎转身的脚步硬生生顿住。

“为何?”沈兰若满脸疑惑,“母亲,您难道不想抱孙子吗?”

许氏脸色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你这孩子,傻不傻呀?”

夫君有别的女人,还在她之前有孕,她一点不着急也就算了,还希望别的女人能顺利生下儿子?

偏偏自己明面上还得帮她斗别的女人!简直糟心透了!

可自己有的选吗?

要是大夫来了,诊出锦瑟根本没有怀孕,那昨晚的事不就露馅了吗?

柔儿现在还是侯府千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宠妾灭妻?主母携权宦炸翻侯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游小说只为原作者雨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竹并收藏宠妾灭妻?主母携权宦炸翻侯府最新章节第27章 金步摇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