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的树丛一阵窸窸窣窣,一群贵妇小姐走了出来。

为首的正是谢书黎的母亲,许氏。

许氏一看到沈兰若,脸色就阴沉下来,阴恻恻的眼神让人头皮发麻:“你一个新妇,不在洞房好好地等着自己丈夫,跑来这里闹什么事?你的盖头呢?”

沈兰若知道许氏和谢晴柔谢书黎是一伙的,定会偏袒他们,才故意赶在许氏招待这些贵妇小姐还没有结束时把事情闹大。

“母亲有所不知,”沈兰若丝毫不惧,朗声道,“我在洞房久等夫君不来,忽然听得外面有人喊走水了,我因担心夫君,才匆忙出来查看。没想到夫君竟然在这里与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拜堂,这女子竟然大言不惭地称自己是侯府嫡出千金。当今圣上以德教化天下,最重大臣品德,妇德也要求女子对夫君有劝谏之责。儿媳不能眼睁睁看着夫君公然违背圣上教诲而不加劝谏,更不能坐视这女子抹黑侯府名声而不管不顾。”

她搬出天子名号,许氏瞬间哑火。

围观众女也是表情各异。谁不知道安定侯府已经很久不得圣心了,这样的丑事要是再传出去……

“我没有……”谢晴柔下意识争辩。

许氏一个眼神瞪过去,谢晴柔顿时泄了气,小鹿一样的眼神楚楚可怜地看向谢书黎。

谢书黎骨头一酥,恨不得立时把她护在怀里,看向沈兰若的眼神恨不得杀了她:“沈兰若!你个毒妇!竟敢当着为夫的面打杀柔……”

“你闭嘴!”许氏甩手给他一耳光,“你被这丫鬟鬼迷心窍了!新婚夜的,你好端端跑来这里干什么?”

丫鬟……

谢晴柔脸白了几分,身子轻颤。

谢书黎瞪大眼睛,满眼不可置信,母亲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甩自己耳光?

许氏看在眼里,气得胸口一阵发疼,这个蠢儿子!

这么多人看着,还敢提柔儿这个名字?当大家都是傻子吗?谢晴柔还要不要名声了?侯府还要不要脸了?

围观的夫人小姐们早就在窃窃私语了,京城很久没有这样的大瓜了。

她们都是深宅后院混出来的,眼珠子四下里一转,看到院子里跟婚房一样的布置,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的暗地看不惯侯府和许氏作风的,已经开始幸灾乐祸了。

还有人直勾勾盯着谢晴柔,似乎在猜测她到底是不是侯府小姐。

许氏暗地里咬碎了牙。

今儿个怎么就这么巧?

先是延庆院失火,她着急忙慌地要带这些贵妇转移。

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奴才多了句嘴,说蒹葭院离这里最近,且四周有泉水环绕,清爽又安全。

她知道蒹葭院那边在发生什么,但是话到这份上了也只得带着大家往蒹葭院赶去。一路磨磨蹭蹭,只待那边火势扑灭就赶紧回去。

没想到这新进来的小贱人不省心,大半夜吼那一嗓子,在场的贵妇听得清清楚楚,她不得不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宠妾灭妻?主母携权宦炸翻侯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游小说只为原作者雨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竹并收藏宠妾灭妻?主母携权宦炸翻侯府最新章节第27章 金步摇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