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擦!我剪!”

林婉茹回身去拿毛巾,顺带拿了把指甲刀,然后用刚才同样的姿势、角度蹲在陈晓东面前。

仇人就在门外,所以林婉茹手上的速度很快,因此也给陈晓东带来了一波视觉盛宴。如果说刚才洗脚只是微风起波澜的湖面,那现在就是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的惊涛骇浪。

白花花的,晃得陈晓东有些眼晕。

就在林婉茹这边刚给陈晓东剪完指甲,那刚换不到半个月的入户门被砸烂了,数名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穿着黑背心沙滩裤,恨不得将身上画龙画凤的纹身全露出的混混涌了进来。

“黑狗,刚才就是他打的我!”

庄月红指着陈大志。

呸。

黑狗当即吐掉叼在嘴角的烟屁股,冲身后的小弟挥挥手便将陈大志围起来打!

“连我女神你都敢欺负,先给我狠狠打,待会再跟他们谈赔偿!”

砰砰砰。

拳拳到肉,没有一脚踢空的,陈大志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啊!~”

“晓东,你怎么还坐着呢?快救大志啊。”林婉茹焦急道。

“不着急,先让他们打一会吧。”陈晓东摇头道。

“你…刚才在耍我?”林婉茹俏眉一皱,有些生气了。

“你太小看我了。”

陈晓东不屑一笑,听着陈大志在那嗷嗷惨叫,轻笑道:“对于能用老婆换取自身安全的男人,给他点教训不好吗?”

这…

林婉茹一怔。

十分意外的望向陈晓东,他这么做是在帮自己出气?

“那你真能处理这事情吗?要不我还是报警吧,可别搞出人命了。”

“交给我就好了,我不喜欢跟那些人打交道。”

陈晓东摇摇头,在狱里十五年他对那些穿着官家衣服的人很抵触,有些伞遮阳挡雨那面是红的,其实伞布里面以及伞骨都是黑的…

“陈晓东,我老婆都按照你说的做了,你还不快救我!”

挨揍的陈大志面色痛苦的哀嚎着。

“哼,他还好意思讲!”林宛如气愤冷哼。

“他一直都是这样。”

陈晓东习以为常的拍了拍大腿起身,但没有去救陈大志,反而是往屋里走。

“你要去干嘛?”

“那些人刚才不是说要钱吗?我去厨房给他们拿。”

呃…

林宛如愣了愣,厨房怎么可能有钱呀?

就在她纳闷之际,瞳孔里突然有一抹银光反射,就看见陈晓东拿着菜刀朝围殴陈大志的人砍去。

突然感觉一阵劲风袭来,黑狗险而又险的往后退去,虽然避开要害但菜刀还是在手臂上划开一道深约三公分,十公分长的口子。

顿时,鲜血漫出。

黑狗整条手臂变得通红!

“我干,哪里来的疯子!”

“打架就打架,动刀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从草根出狱,到双花大红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游小说只为原作者岭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岭长并收藏从草根出狱,到双花大红棍最新章节第30章 假戏真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