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志闻言面色狂变,没想到陈晓东竟然记得这么清楚!

“大志,真有这说法吗?”

林婉茹赶紧将陈大志拉到一旁,焦急询问道。

“嗯。”陈大志点点头。

林婉茹忽然脸色发白,看着陈晓东那裸露在外的脚拇指指甲盖里还有不少黑泥,心中无比的抗拒!!

“婉茹,要不还是让他走吧,陈晓东关了十五年好像变得更加难缠了,我们估计很难从……”

“不行!都已经到这一步了,如果我们放弃前面遭的罪不是浪费了?”

“可是让你给他洗脚,我…”

“那有什么办法,谁让你搞出那么大的窟窿出来?”

☥喜欢看岭长写的从草根出狱,到双花大红棍_第2章 大嫂给我擦脚吗?那就记住爱▵游小说的域名aiyov◐com☥(请来爱▵游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林婉茹愤恨的剜了陈大志一眼,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最后认命般的去卫生间接盆水来到陈晓东跟前,解释道:“晓东,你别生气。我不知道你们老家还有将亡亲牌位供奉在家里的习俗,过些天我们就去请回来。”

“来,嫂子给你洗脚。”

林婉茹见陈晓东并不搭理他,强忍着恶心呕吐的冲动蹲在陈晓东面前,将对方破洞的袜子脱掉帮其洗脚。

虽然内心是抗拒的,但是都已经做了,林婉茹也没有抱着应付了事的态度,毕竟陈晓东现在可是在气头上,如果对方恼怒直接离开那他们可就亏大了。

嗯?

那是…

这么大?

上一秒还板着张脸的陈晓东,忽然眼前一亮,目不转睛的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林婉茹。

老黄那家伙不是跟自己说,现在的女人二十多就已经变紫了吗?

这林婉茹都三十出头了,竟然还是粉的!!

对于女人这玩意,他虽然有在老黄那几本翻包浆的内衣模特杂志看过,但实物还是第一次见。

丰满挺翘的胸型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中间那道沟壑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随着林婉茹给自己洗脚的手臂晃动,时而变得笔直,时而发生曲线变化。

左右完美的轮廓洁白如玉,柔润得令人着迷。

看了一会儿,血气方刚,养精蓄锐三十年的他直接起了反应。

低头洗脚的林婉茹自然是没发现自己走光了,但陈大志却注意到不对劲的地方,老婆给别的男人洗脚他心里就挺憋屈的,如果不是考虑到将陈晓东哄骗好能换取到巨大的利益,他早就发飙了!

可现在…

洗脚也就算了,你竟然还光明正大的看!

而且还…

陈大志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陈晓东的,也不知道是吃醋老婆走光被占便宜,还是气自己无能,顿时怒吼道:

“陈晓东,信不信我戳爆你的双眼!婉茹,咱们不洗了,他想走就让他走吧!”

“啊?哇,呼!”

林婉茹起初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可当抬头发现陈晓东裤子的异常时,直接瞠目结舌!

那抛物线…

角度很大,几乎快垂直了都!

“嫂子,这只脚还没洗。”陈晓东面不改色,将另一只脚放进水盆里。

“啊,好,好的。”

林婉茹呆愣点头,还真的就听话低头继续帮其洗脚,只是大脑里全是刚才看到的震撼画面,心里不由生出一个疑问,怎么兄弟之间差距那么大?

“宛如,你…”

陈大志脸都绿了!

你被看光了不知道吗?怎么还在洗脚啊!

可还想说什么时,一位穿着性感奔放的高挑美女出现在电梯口。

上了一天夜班准备回家休息的庄月红,瞧见陈大志入户门没关往里看了看,顿时惊呼道。

“呦,这足浴会所都开到家里来了,你老婆接客,你当龟公收银了?”

两家虽然是同楼层的邻居,但向来不对付。

陈大志嫌对方狐朋狗友太多,假期的凌晨还在家中喝酒划拳吵他们睡觉。庄月红嫌陈大志白天放电视太大声,吵她睡觉,所以在发现对方家里发生这种事情,说话是一点都不客气。

“庄月红!”

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屋内三人齐齐朝门口望去。

陈大志夫妇脸色尴尬,有种被仇人看到出糗时的懊恼。

陈晓东倒是很平静,盯着庄月红认真打量,看来有空要给老黄重新搞几本模特杂志进去,他那些翻包浆的杂志模特穿得太保守了。

“庄月红,你早餐吃屎了啊?讲话那么难听!他是我弟弟,别在那里胡说八道,快给我滚!”陈大志大声驱赶对方。

“哎呦,还是你弟弟呀!啧啧,那可真是天下奇闻,嫂子接的第一个客人竟然是小叔子?”

庄月红脸上笑容更盛,直接走进屋内,边拍照边嘲讽道:“我身边的朋友都很喜欢洗脚,看在邻居的份上我把他们介绍给你老婆吧,他们很舍得花钱,你可以推出个办卡服务。”

“你特么!给我滚出去!”

顿时。

憋屈了大半天的陈大志被怒火冲昏头脑,快速上前两步将庄月红用力推了出去。

巨大的推力让庄月红身体快速倒退,脚踩恨天高的她一个踉跄将直接脚腕扭伤,跌坐在入户门外,疼得直抽冷气。

砰!

看着房门被换上,庄月红咬牙切齿。

陈大志这软蛋今天竟然这么有勇气,竟然敢推自己?

砰砰砰!

“陈大志,你特么给老娘开门!”

“吃熊心豹子胆了你,竟然敢打老娘!”

“你别以为不开门就没事了!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叫人过来,今天你不仅要赔偿老娘医药费,我还要让你老婆给我哥们全都口一遍!”

“……”

见敲门无果,庄月红直接打电话摇人。

门外的暴怒娇喝声传进屋内,恢复理智的陈大志身体猛地一哆嗦。

糟糕!

自己刚才冲动之下竟然将庄月红给打了!!

这个在夜场上班的太妹可不好惹啊,认识的三教九流好多。

“宛如,怎…么办?”陈大志害怕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还以为你的腰直起来了!”林婉茹没好气道。

嫁给陈大志算是倒八辈子血霉了,而且现在想离婚也来不及,因为前不久自己被陈大志连累到了!

“要不…报警?”陈大志尝试道。

“还报?忘记今年换了几个门了吗?”

林婉茹越想越气!

面对庄月红这种女人,报警只会更惨。

以前有一次两家就吵得不可开交,庄月红叫来一大堆混混将他们搞得鸡犬不宁,陈大志这边报警对方就散,结果警察一走他们又来了。

时不时在门口丢带血的姨妈巾,又是在门上泼油漆狗血的!

顿时。

客厅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

出了这档子事情,林婉茹也没心思给陈晓东洗脚,赶紧回屋将家里的现金都拿出来,然后开门往外看了看。

没人。

庄月红不在了?

“哎呀,你快关门啊!小区门口有门禁,庄月红肯定是去接人了!”

陈大志吓得额头冒冷汗,赶紧将林婉茹拉回来,并且将门反锁。

“躲得了一时,还能躲一辈子吗?”林宛如忧心忡忡道。

“能挡一会儿是一会嘛,说不定对方砸不开门就走了呢。”陈大志心存侥幸。

林婉茹陷入沉默,算是认同对方的做法,等庄月红叫的人离开,她们再上门给对方赔礼道歉是稳妥的。

只是…

他们想得太简单了。

砰砰砰。

很快,门外便想起阵阵粗暴的敲门声,还有不少男性粗言野语的怒骂,威胁。

怎么难听,怎么骂!

最后见里面没动静,敲门声还真就停歇了,但下一秒敲就变成砸了,门扇发生剧烈的晃动,隐隐有往里面弯曲的迹象,看样子是撑不了多久。

“完了,这下完了,动静这么大,他们来真的了!”

陈大志吓得大汗淋漓,双手都在颤抖。

林婉茹也好不到哪里去,刚才那些混混说的话可有不少针对她的,虽然陈大志的身体原因让她失去做女人的快乐,可也不是谁都可以的,不然陈大志的头顶早就绿透了。

“嫂子,我这脚你还没给我擦呢。”

一直旁观的陈晓东突然开口。

“擦个屁啊擦!都什么时候了还擦脚!”陈大志瞪眼怒吼道。

仇人都找上门了,你小子竟然还惦记我老婆?

“晓东,你…”

林婉茹颇显无奈,正欲开口说明情况有多严重时,遭到陈晓东的打断:“你帮我擦脚,顺便把脚指甲剪了,外面那些人我帮你摆平。”

嗯!

好主意!

陈大志忽然一拍大腿,紧张的脸庞涌现一抹兴奋的笑容:“好,好!婉茹你快答应他,陈晓东杀过人,他胆子大,能摆平的!”

“你说什么?”

林婉茹意外的看着陈大志,没想到他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刚才之所以迁就陈晓东,那是因为他们在陈晓东身上有所求,可现在庄月红叫来的人可跟这没半毛钱关系,陈大志就这么把自己卖了??

“哎呀,这是我老家的习俗嘛。”陈大志心虚低头,说话时都不敢去看林婉茹。

林婉茹感觉心好痛,面色无比纠结。

视线在软弱无能的丈夫,以及惬意看戏的小叔子身上来回扫视,同样是男人怎么在面对同一件事情上的态度差别这么大!

她心中突然生出一个荒诞的想法,如果换成陈晓东当自己的丈夫,应该不会牺牲老婆去换取平安吧?

“嫂子,这脚你再不擦可就要干了,到时候别说我坐视不管。”陈晓东提醒道。

“老婆,你别犹豫了呀,门快被砸开了都!”陈大志也在旁催促道。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从草根出狱,到双花大红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游小说只为原作者岭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岭长并收藏从草根出狱,到双花大红棍最新章节第30章 假戏真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