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一早,吕江兰乘高铁来到丹江,陆星言看她拎着两个硕大的包从出站口走出,赶紧迎上去。

“又带什么了,你也不嫌麻烦。”陆星言说,“这一路怎么拎的,不嫌沉?”

“沉呐,这两包里都是你的东西。”吕江兰指着其中一包,“那包是给你买的衣服裤子,还有你小哥出差给你带的手表。对了,里面还有件你喜欢的篮球队的签名球服。”

提起球服陆星言乐了,“嘿嘿,算陆潮想事,没把球服的事忘了。”

“这包呢,都是你爱吃的,你姥知道我来看你,现包的驴肉馅饺子。还有你爱吃的烤鸭、熏兔,还有,”

“停。”不等说完,陆星言打断她,“妈,我都多大了,你还带吃的来看我,弄得我像个小孩一样。”

吕江兰笑睇他眼,“你在我眼里不就是孩子。”

“车就在路边。”陆星言下巴点着不远处的车。

来到车旁,他将包放进后备箱,吕江兰则坐在后座。

关上车门,余光里看到前排副驾下有支女人用的唇釉。

吕江兰拿在手里,看眼车后的人,将唇釉塞进包。

果然跟那女人牵扯不清。

从给他买下这台车起,陆星言当着她的面说过,副驾谁也不让坐,留给他女朋友的专属座位。

驾驶室一侧的车门打开,陆星言坐进来,边系安全带边问:“我爸怎么没过来?”

“他忙着呢,哪有时间。”吕江兰回。

“周末也忙?”陆星言才不信,“我在这干得挺好的,让他认清现实吧。”

陆明轩本打算让他留在身边,找个离家近的电力公司,可陆星言非不听他的,硬是要留在丹江。

吕江兰说:“你可别误会你爸,他早想开了,是真的忙,我听说是准备开发海电。”

一提跟工作有关的事,陆星言来了精神。

“我也正研究海电呢,跟我们经理借了这方面的书,”想起陈宁溪,陆星言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她懂得真多。”

吕江兰将一切看在眼里,试探着问:“陈经理对你怎么样?”

“她?”想起跟陈宁溪快两周没说句话,心里有点不舒服,“……挺好的。”

陆星言的犹豫在吕江兰看来,就是故意瞒着她。

她又问:“陈经理结婚了吧?”

陆星言说:“嗯。……问这干嘛?”

“问问呗。”吕江兰越看他越不对劲,“儿子,有女朋友没?”

陆星言回得干脆,“没有。”

“哦。”吕江兰收回眼,更确定车里这支唇釉是她的了。

如果说车里的唇釉是意外掉落,那家里的痕迹肯定没那么容易隐藏。

进家门后,吕江兰开始有意观察着,表面并没有发现女人用的东西,但她并没有死心。

将包里的东西都拾掇进冰箱,吕江兰开始借着收拾房间的机会寻找陈宁溪的痕迹。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轻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游小说只为原作者乌木桃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乌木桃枝并收藏轻熟最新章节第383章 挺好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