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卿宁坐在一旁,看着林鹿抬起小手捶了程逐一下,心里只想着:“你们是在打情骂俏吗?”

但还别说,她倒是真开始好奇起来,程逐到底在纸上写下了什么。

只见程逐扭头对站在他身后的林鹿道:“怎么就赖皮了?我就问你,这是不是诗?”

“谁规定它短小一点就不是诗了?”程逐说的理直气壮。

写手的事,那能叫短小吗?

那叫精悍!

林鹿好歹是个大学生,虽然这年头吧,大学生是【清澈愚蠢】这一词汇的代言人,但基本的鉴赏能力还是有的。

一首诗的好与坏,那确实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审美。

但你要说它连诗都不算,那肯定不至于。

其余的人都开始好奇起来,纷纷凑过来看程逐到底写了什么。

沈卿宁乍一读,只觉得第一首《雨》,透露着一股天真与浪漫,颇具童趣。

至于第二首《灯》,虽然只有短短两行,那这个“烫”字,着实让她有点惊艳到了!

这首七岁小朋友写的诗,当初可是在网上引发轰动的。

她个人还挺喜欢这两首诗的,尤其是第二首。

这么简单又颇具童趣的诗,小孩子确实一下子就能背下来。还能开拓小孩的思维,拓宽她们的文字想象力。

“谁写的?”沈卿宁没忍住好奇,开口问道。

“不知道,反正不是我写的。”程逐随口说着,拿筷子夹起了盐水花生。

当文抄公确实很爽,但他还不至于去抢小朋友写的作品啦。

此刻,他忍不住抬眸看了沈卿宁一眼,她居然拿起手机在搜索这两首诗。

“她兴趣好像还挺浓?”程逐微愣,心想:“她该不会是個文艺女吧?”

前世,他和很多文艺妹子打过交道,进行过深入交流。

根据他的经验,这类人里,有一部分女的,反差感很强的!

表面上知性,文艺,可在某些时候,那反差感,啧啧啧。

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是因为这类女的平日里自我禁锢比较强吗?

此刻,沈卿宁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却没有搜出来。

不过只是两首小诗,倒也不至于让她过于记挂。

说起来,在程逐的记忆中,让他印象深刻的由小孩子写的小诗,还有好几首。

有的诗啊,童真里还透露着一股子的虐。

比如那首《爸爸》:

“【爸爸的本子上,

没有诗和散文。

只有给别人,

干活的日期。】”

这会儿,林鹿还问程逐:“你就让小柚子这么硬背吗?不给她讲解一下?”

“不用的,她看得懂,小孩子有自己的理解。”程逐摆了摆手道。

文学教育确实是有滞后性的,该懂的时候自然就会懂了。

……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逼我重生是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游小说只为原作者幼儿园一把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幼儿园一把手并收藏逼我重生是吧最新章节上架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