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的周国强听了大媳妇这些话,高兴得连病都轻多了。又见那胖乎乎的小孙孙在他叔叔怀里格格地笑,真想揪一揪他的小脸蛋。这时候他才体会到疾病是多么讨厌的东西。自从第一次中风以来,他已习惯于老是这么躺着,好象正在经历一个长长的冬眠。他甚至并不想认真尝试一下自己的活动能力,以为从此再也不会起床了。可是今天,他产生了要起床的强烈愿望,家里人不给他穿衣服,他居然把被子掀了,象一个任性的孩子。

做好的菜已经摆满了一桌子。周国强被二儿子搂到躺椅上半躺着,口里不断念叨着:“小龄去找她姐姐怎么还不见回来?怎么还不见回来?”

老大周周高回来了。他很疲倦,而脸上的颜色是红润的。兄弟见面,打了一声招呼,简单问了问各自的情况,便没有更多的话说了。

已经开始吃饭了,周晓琳才牢骚满腹地赶回来。进门就说:“姐姐也太不象话了,上班的时候,在厂里找不到她的人。问这个,这个不知道,问那个,那个不知道。只听说下午有个男人去找过她,从那以后,再也没见过她的影儿了。我等她,心想,她大概总是要回厂里吃晚饭的吧?谁知一直等到这时候还没有消息。”

实在找不到她又有什么办法呢,胡珙玉只好拿来一个大碗给她留了一些菜。

饭桌上喝了一些酒,一个个都很兴奋,话多了。周喜苑把他刚写的一份申诉书底稿拿出来给大家传阅,内容是推翻他自己过去对父亲的揭发。把专案人员怎样用威胁利诱的手段骗得他上当,以及他自己如何凭着不准确的记忆编造揭发材料的过程写得天衣无缝。一家人读了他这份申诉书,感慨良久。席闯谈到全正清,周国强感动得流了眼泪,千言万语并作一声长叹:“唉!都过去了!”

过去的事,大家都不愿意再提起,话题集中于现在和将来。周喜苑今后应该怎么办?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有各种各样的主余,但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他自己拿主意。

大媳妇带着孩子在床上睡了。周国强精神异常的好,不断引发新的话题,尽管他说起话来仍旧很吃力。谈着谈着,发生了奇迹,长期不能自由行动的老病号,居然能够站起来移动那两条腿了。他对老二说:“挺儿,你在家里多住几天,扶着我活动活动。我发现疾病之可怕,莫过于精神颓丧。”

不知不觉,天快要亮了。周周高日里还有繁忙的工作,不得不带领妻儿回家去,抓紧时间睡一觉。周晓琳为了让二哥休息得好,她把自己的床铺让给他。

“你自己呢?”二哥问。

“你别管,我有办法。”

她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一个窝子。自从何督伟走后,那间屋的钥匙归她管着。里面有许多书——一笔宝贵财产。她为他看管着,时常去打开窗户通通风,防止长霉。有时她也在那里呆上一天半天,读书,刻钢板,或给何督伟写信。为了能睡睡午觉,她从家里搬了一套铺盖去,摆了一余简陋的床。每当静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姐妹同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游小说只为原作者小玲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玲嫣并收藏姐妹同心最新章节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