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陆湛了解卫蘅的性子,她骨子里其实比谁都懦弱,娇气,受不得一丝气的,他恨不能上前扇自己一个耳光。

果不其然,陆湛眼睁睁看着卫蘅嫁给了范用,还被范用那样不珍惜。他却只能站在一边,什么也做不了,眼睁睁地看着她嫁人、生子、难产。而他也看到了卫蘅和卫萱之间的恩恩怨怨,无聊时也扫过一眼高官显位却一辈子没真心笑过的陆湛,还有让他看见就撇开眼睛的映月,以及她那个倍受自己重视的旭哥儿。陆湛拼命地想回到那个年轻的陆湛的身体里,却是徒劳无功。

当时给他画转生台图纸的那位世外高人,早就说过,转世轮回,他未必就能得偿所愿,反而可能受尽宿命之苦。这就是他的宿命,而且他还必须在一旁亲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无力、无奈、愤怒、崩溃,却都无济于事。

卫蘅的这一世结束后,陆湛被强行送出了这条甬道,他摸索着走进了第二束白光。

迎面而来的风雪刮得陆湛睁不开眼睛,他适应了一会儿,才从周遭的树木判定,这儿不是上京,而是南方。

黑夜里,风雪里夹杂着隐隐的压抑的哭泣声,陆湛继续往前走才判断出这里是何家,他来过这里,还曾经在卫蘅的床畔坐过。

前面的通道里开始出现人影,行色匆匆,等视线更清楚后,陆湛看到何家满挂的红彩和喜绸时,心下隐约猜到了这是什么时候。

哭声越来越近,陆湛走进月洞门时,第一眼就看到了一身单薄的红衣,所在游廊下阴影里抱着腿哭泣的卫蘅。

卫蘅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抬起了头。

陆湛看见卫蘅的眼睛,已经肿得有些睁不开了。她迷迷糊糊里看到陆湛就站在不远处,卫蘅想说话,却像是被谁掐住了喉咙一般。

陆湛看见卫蘅无助地向自己伸出手,他的心激动得连跳动都不再,他觉得卫蘅能看到自己,他伸出手,却见卫蘅的手忽然垂了下去,像一个失去了所有希望,连自己也不肯再有期望的人。

陆湛去摸卫蘅的脸,想告诉她,别哭,这一世,他抢也要将她抢回来。

可是命运的轮、盘再次转动了起来,瞬间他就被推了出去。甬道里的他在倒退,而时光却在向前。

陆湛在飞逝的画面里看到了何家的人全跪在泪流满面的卫蘅跟前,也看到了卫栎对卫蘅的指责,还有何氏欲言又止的眼泪和抱歉。

陆湛看见卫蘅轻轻点下头。

这幅画面陆湛想象过无数次,只是这一次心底再无愤怒,只有无尽的悲凉。他想起在寒夜里穿着嫁衣的卫蘅那样无助地哭泣的样子,他的心被她的眼泪泡得又涩又胀,已经无法感受疼痛,只有悲凉。

陆湛被推出这条甬道后,就进入了下一条。

这一世的卫蘅有些奇怪,陆湛说不出来是哪里奇怪,不过显然比上辈子聪慧了一些,至少没被她母亲逼得和卫萱反目。可是她无心世事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千金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游小说只为原作者明月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珰并收藏千金裘最新章节129、番外28